樓船夜雪

杂食 不定期更 喻黄大本命不解释嗷

深夜复健

突然好想写刘烨啊。

少年的时候身体清瘦,棱角分明,骨头硌得人发疼,却想要跟他讨一个拥抱。但眼睛真挚又温柔,浮着洗落不掉的忧郁。睫毛自然而然地垂下来,掩掉落寞的山色湖光。看人尤其专注,若是爱的人,那就是缠绵黏滞的眼风,糖丝般牵扯粘连着织就甜蜜的网。《蓝宇》里年夜饭上的他看胡军,藏都藏不住的爱意。爱是分很多种的,炽烈得把人烧成灰烬的爱往往太过激昂,不小心就烧成蜷曲着飘落的一团黑灰。在提倡克制的文化传统里,要的就是表面风平浪静底下暗潮汹涌的那点劲。情感的宣泄乍然涌出难免后劲不足,而日常生出的脉脉温情像心头常年点着的暗火,烘得身体拥有恒久的热度。刘烨是有这种暗流里燃烧的热度的,那个眼神里蹦出的火星“...

(2)临江仙

这章主要是喻视角在跑剧情~想吃小甜饼的可以等到下章🌸

权谋意外写得很顺手2333

迫不及待地为两人见面疯狂打call


溪山晚间的风总带着月色的味道,浅浅淡淡地涌进房舍,撩乱人的心绪和发丝。

然而此时,风过处只有点着的几盏红烛跳动了一下,端坐的那三个人专心致志地说话,并没有在意忽明忽暗的光影。喻文州没有束发,三年来长及脚踝的发迤逦在地,倒显得雍容无拘。纤长手指握着斑驳竹简,他抬眼看着对面文官装束的人:“景熙,当年的事暂且先放着待会谈。大体局面我清楚了,现在朝中六部,情况如何?”徐景熙从怀里拿出一副卷轴摊开在地,上面大胤朝现在官员结构及各部长官标得清晰分明。郑轩顺手取过搁在旁边架子上...

(1)蟾宫调

吃了这么久的粮终于自己产了篇喻黄 



前朝太子喻×奸臣将军黄paro



结局he,过程视手感喂糖喂刀子 



姑娘们食用愉快






楔子



       大胤三年,仲夏,都城白孚外。



      马车丁零当啷地驶过东郊的官道,明晃晃扬起的灰尘四散着扑进搭在路旁卖酸梅汤的茶棚里,这家的掌柜娘子连忙取了碧纱罩扣在白瓷碗上,一壁转了身向绝尘而去的马车嚷骂:...

海与天的十八行诗

当繁星的冠冕摇落满天光芒
我们应该歌唱
在这浓稠的黑铁时代
流淌的玫瑰红染就黎明女神的眼眸
碎雪像坦塔罗斯的儿子白生生的骨头
握紧三叉戟和方舟的钥匙吧
在湿润的雾气没过唇角的时候
准备好了吗
那就开始吧 那荆棘般的诅咒
让一切都淹没在醇厚的苦痛里
海与天倒换了位置
宙斯鼓动着风雨与雷霆
沉醉于万神之父的威权里
波塞冬命令着许多涅柔斯
翻涌怒吼着向人类奔流
于是沉默寡言的哈德斯也从幽暗的冥府出来
在地上奔走收割着生命
就像农人收割稻子一般金灿灿的喜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