樓船夜雪

杂食 不定期更 喻黄大本命不解释嗷

海与天的十八行诗

当繁星的冠冕摇落满天光芒
我们应该歌唱
在这浓稠的黑铁时代
流淌的玫瑰红染就黎明女神的眼眸
碎雪像坦塔罗斯的儿子白生生的骨头
握紧三叉戟和方舟的钥匙吧
在湿润的雾气没过唇角的时候
准备好了吗
那就开始吧 那荆棘般的诅咒
让一切都淹没在醇厚的苦痛里
海与天倒换了位置
宙斯鼓动着风雨与雷霆
沉醉于万神之父的威权里
波塞冬命令着许多涅柔斯
翻涌怒吼着向人类奔流
于是沉默寡言的哈德斯也从幽暗的冥府出来
在地上奔走收割着生命
就像农人收割稻子一般金灿灿的喜悦

评论

热度(10)